Report
媒體報導

FAMWOOD紅屋》行動木屋Villa農場,食農整合的自然住宅

提到「食農」,很容易聯想到標榜不施農藥和化肥的小農、有機農,或是號召從都市出走,到鄉下體驗種田樂趣。然而,由「FAMWOOD紅屋」董事長謝東興發動的「食農住整合」,卻有著更深一層積於憤世、捨我其誰的積極意義,他觀察全球貨櫃屋及自然農法趨勢,將自行研發的「行動木屋」及「Villa農場」引進田中央,夥同家人和數名員工一起從台北大都會搬到台中鄉下,透過實際的日常生活向社會大眾證明「自然住宅」的可行性及健康美好,最終目的是希望台灣人重視「農」的深厚價值,進而改善農業,成就與環境和諧的豐厚心靈。

「綠建築家」邀請提倡養生宅的「澄璞設計」總監莊効澄,一同造訪位於台中市石岡區的「FAMWOOD紅屋Villa農場」,與紅屋董事長謝東興對談,並體驗行動木屋與自然農法的生活魅力。

▲「澄璞設計」總監莊効澄(左)與「FAMWOOD紅屋」創辦人謝東興(右)合影。

▲謝東興重塑歐美風行的Tiny house,汲取樹屋、露營概念,以最輕量的財務、時間、維護為成本,但仍可承受生活必需的厚重,發展出不斷修正的「行動木屋」。

農家子弟的恨

年屆60的「FAMWOOD紅屋」董事長謝東興為台南後壁鄉農家子弟,他是庄頭裡第二個讀大學的囝仔,北上讀書畢業後就在台北定居,跨領域經營傢俱、室內設計、建築事業。回視台灣的農業歷史,謝東興直言「雖然很愛國,但對國家有恨意。」謝東興在高中時,強烈體會到務農不僅沒有賺頭,在昂貴的水租壓力下,甚至連養家活口都有困難。

「我是長我16歲的大哥養大的,高中時算數學分析家中開支,算完一股震撼,欲按捺活?兄弟沒有半個人從農。你永遠把農民當二等公民是種偏見,咱的故鄉已經破糊糊,不僅農村景觀被破壞,連道德人心都已沉淪。會發生食安危機也是當然啦!農村都毀掉了,怎麼會沒有食安危機?河川被污染,到現在沒有改善,因為沒有人在乎,除非能夠改善農村,不然不可能解決食安危機。在台灣,農的唯一價值只有農作物,人口討生外移,村落凋蔽,耕種全委化學農藥。農人都在賣田產,不是賣農產,這是很悲哀的事情。」謝東興感慨道。

▲「FAMWOOD紅屋」創辦人謝東興像是「自然住宅」的傳教士,夾雜國台語的言談宛如穿梭鄉里的說書人,蘊有濃烈的情緒感染力。

企業家的良心

謝東興做辦公桌椅傢俱起家,在景氣繁榮期攢得不少財富,後來面臨企業外移期,謝東興選擇留在台灣耕耘,幾年間看同行在大陸事業做得風生水起,從小毛頭竄升為大巨人,一時之間心中百感交集,謝東興仍舊秉持初衷,不屈不撓地推動天然傢俱和自然住宅,希望透過設計與實作影響台灣人的價值觀,發展出均衡踏實的生活厚度。

「我喜歡天然的東西,產品用天然漆做塗裝。」謝東興曾經在工廠看到嬰兒床裡兩個孩子在濃烈的化學漆氣味中酣眠,心中一陣衝擊:「怎麼會這樣子?這款工作到底是功德還是罪惡?但人都要賺活,你要跟人家說什麼?看得恨死了!覺得人真的非要化學漆不可嗎?」

謝東興開始走國外取經,他在歐洲看見天然漆之運用,立志改變現狀,不用化學漆。為了維持生活開銷,謝東興從原來簡單的辦公桌椅產品逐漸發展至多元的傢俱項目,他笑稱與之前的營利相較,現在是「拚生活」和「賺所費」,抱持著喜歡就去做!的心態,進而延伸到住宅建築項目。

▲化學漆貼附化學膜,以完全隔絕木材取得防污作用;天然漆則屬滲透性,以乾燥結晶縮小毛孔來阻擋污物滲入,木材仍能呼吸。天然漆的滲入會讓木材顯色更立體,加上氧化,色變也更精彩。※看更多

自然農法,深根養護

三年前,謝東興拆掉老家重蓋房子,他自忖,要蓋一棟理想的住宅,只做室內裝潢能改善的居住品質畢竟有限,重視人情溫暖與自然環境的謝東興誓言「我絕對不老死在台北!」尋遍全台灣,第二年就看上大甲溪下游的台中市石岡區,第三年買下土地,用自己的想法蓋了這間房子,從這裡開始試,哪裡不對就改。」謝東興且戰且走,以無比積極的行動力支持他的改革道路。

謝東興走向國際取經,觀察瑞士農業與山水、民風相互表裡,以葡萄酒為例,相信當食農合一,碰撞出地域情感,更能培植出文化深度。又赴日本觀摩「住宿型市民農園」,受「自然農法」之父福岡正信影響,相信農產品除了產出,還有更大的價值必需被正視,於是開始試種不用肥料的自然農法。

▲「紅屋Villa農場」所標榜的食農住整合,「農」指無農藥、少肥料,讓土壤回復生機、植物健康成長、動物多元發展;「食」指食用自種的新鮮食材,健康養生;「住」指房子能與環境友善共存,人就能安穩久住、久住,而生感情,與環境共養共生。

▲「紅屋Villa農場」基地位於大甲溪下游的石岡區,此處為客家聚落,種植許多果樹。

▲因鄰近「東豐自行車綠廊」,亦是運動休閒的好所在。

行動木屋,自主自立

為了讓生存享有寬廣自由,謝東興從國外流行的貨櫃屋、樹屋、露營營區得到靈感,發展出親田性高的「行動木屋」,建材選擇木材、鋼、玻璃,屋型採貨櫃組合概念,國外貨櫃屋強調設計感,行動木屋重視佈署生活性,為回應與戶外菜園頻繁互動之需求,相當講究室內外介面設計和機能性,房子外型與室內規劃也一再更新,整個紅屋Villa農場基地儼然成為各式行動木屋的大本營。

謝東興一家子與數名員工拋卻繁華的台北大都會,從剛開始的兩人偶住,到現在一群人長住在Villa農場,不吹冷氣、活用灌溉水與地下水、白天不點燈,實證「自然住宅」的可行性。

▲「行動木屋」從貨櫃屋概念出發,以木、鋼、玻璃為主要建材,自由組合變化符合需求的屋型。

▲為照應戶外菜園,相當講究室內外介面設計,佈署生活性

▲流理台設於戶外露台,增加居住者相聚互動機會。

▲室內裝修採輕日式風格,建材木種延續紅屋品牌慣用的紅檜、北美玉杉,天花板材質為疊合木碎屑、高溫壓製而成的OSB板(又稱「定向纖維板」),突顯環保意識。

▲以竹蓆取代榻榻米坐墊,搬開竹蓆層,下方可收納物件或擺放醃漬物。

▲由於整個營區都沒有空調,通風設計顯得更為重要!行動木屋透過調整百葉角度控制氣流、防止雨水潑灑,更兼防盜,無論百葉直向或縱向,家裡都不悶熱。

▲大面積的開窗設計能盡情欣賞戶外美景,縱使開窗取景跟斷熱是非常兩難的問題,加上隔熱貼紙就能改善許多。

▲「三喜食堂」在桌椅的高度開了長道景觀窗,增添用餐情致。

▲衛浴上方鏤空,以透明玻璃幫助空間採光和通風。

▲謝東興董事長自住的行動木屋。

▲室內採日式風格,搭配竹蓆設計,地上擺了一排紅蓋子的醃漬品。

▲甚至連「湯屋」也能附加至行動木屋。

▲荔枝樹旁的小木屋為桑拿浴裝置,補足渡假休閒設備。

▲中庭的睡蓮池住有小青蛙,蘊藏蓬勃生機。

三喜食堂,好吃本味

謝東興同時改造台灣廚房,提倡吃進食物本味,堅信料理應返璞歸真,堅持三餐自理,要求不開伙的年輕員工上廚,透過日常生活演練操作自行開發的廚具及餐具設計。他將理想的飲食空間命名為「三喜食堂」,其內涵為──“Home made”,自行挑選食材、烹調料理;“Home shared”,共同操作,在交流互動中培養情感;“Home party”,舉辦親友聚會,分享主人品味與榮耀。

「大部分人提到歸園田居,會想到《湖濱散記》,我覺得那偏向精神性,我們更希望是生活性,生活性的東西做得好,精神性的東西隨之到來。飲食不必刻意規範,如果喜歡一道食物,就會越想精求,越有興趣讓它變得更好吃,進而向他人請教,相互切磋,種下美味基調。」謝東興說道。

▲謝東興要求一同食農合一鄉下住的員工三餐開伙,除了檢驗產品設計的週全性,也發展出彼此合作無間、休憩與共的深厚情感。

▲簡單拌炒自種皇帝豆、香菇、紅蘿蔔、杏鮑菇和五穀飯,再點綴九層塔增添香氣,搭佐自製梅酒,即是美味可口的晚餐。

▲「三喜食堂」典型傢俱為中島和長桌,讓齊聚一堂的親友能盡情交流。

下台美學,衝天逍遙遊

當到達一定年紀,事業到達一定程度,開始考慮退下職場的時候,你會選擇怎樣的轉身呢?謝東興從「企業家」的角度也做了一番思索:

「第一個問題是,當年華漸老,你要怎麼走下舞台?第二問題是,做為一個企業家你會面臨很多壓力,你要繼續做下去嗎?繼續做下來要做到什麼程度呢?繼續做到底是對還是不對?縱使覺得顏面無光,人都要禁得起走下坡。當然我們也選擇要越做越好,但不是指企業越做越好,而是人的『生活』越過越好,回到自己的生活。我一直認為當社會環境越好,生活就會越好。有些企業家賺很多錢,但是好不自由,我一生不想白活。」

「為什麼大家都不肯多做一點點?如果大家都很積極,都要求榮譽感,一起帶動人群瞭解價值性,那不是很好嗎?人生不是自保而已,這是一輩子的生命教育!」謝東興說道。

▲清晨五點,從紅屋Villa農場出發大甲溪畔看日出!

▲散步大甲溪堤岸,享受美麗的自然晨光。

謝東興舉《莊子‧逍遙遊》為例,「有鳥焉,其名為鵬,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雲,摶扶搖羊角而上者九萬里,絕雲氣,負青天,然後圖南,且適南冥也。」稱讚莊子是非常偉大的科學家,順著科學定律──候鳥順著氣流借力使力,發展出「無為而治」哲學,「人只要腦筋放輕鬆,又會應用工具,其實可以創作出很多有趣的東西。」但也接著感嘆莊子細膩的觀察力卻少受世人肯定。

儘管口中談的是莊子的小大之辯,聲情是屈原時不我予的慨嘆,他的心、他的願卻表現出曹操的「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謝東興推動的「行動木屋Villa農場」現正啟航。

見學觀察家:「澄璞設計」莊効澄分享

剛抵達位於台中石岡的「紅屋Villa農場」時,烈日當中,大家踩著碎石子環視四面形態各異的行動木屋,一旁有像是雜草般的大片綠地,還圈了一大塊地豢養雞鴨鵝,禽鳥的鳴叫搭襯著蟋蟀及夏蟬,熱鬧可喜,唯獨人影不多,放眼望去,約十幾公尺外有一棟透天別莊,其餘皆是野地,再遠一點就是矮矮的青山和無際藍天。鄉下的時間感很緩慢,內心與環境互動的聲音卻被放得很大,連風穿梭過耳畔都像吹拂揚著風帆的小船,悠悠蕩蕩。日子過得真實了,腦中想像的畫面也更豐富了。

來到這裡,「澄璞設計」總監莊効澄不禁回憶起在農村長大的童年時光,莊設計師與謝東興董事長分享,小時候一起床,長輩便交辦他到田裡澆菜,看嫩綠的菜葉在晨光下晶瑩欲滴,混著露水、土腥和雞鳴,身體感官漸漸甦醒。庄腳長大的孩子,哪裡在意沒有冷氣和電視?孩子們的玩具散落在天地自然之間,莊設計師表示自己讀國小的兩個兒子好喜歡觀察昆蟲,來到這裡一定能發現物外之趣,找到大人忽略的美好。

「小孩子就是要玩,鬥雞鬥鴨找昆蟲,在大自然裡觀察動植物,觀察與環境之間的關係,藉此培養敏銳的思維和豐富的生活經驗。」

「中國人生活作息的智慧依循農民曆24節氣進行,食農重點是過程,而非成果。」

提倡「養生宅」的莊効澄設計師從華人風土文化切入,回應紅屋Villa農場的「食農住」概念,認為食農住可以推廣到實際生活上,只是都會裡的住宅區多集合式住宅,在地狹人稠、寸土寸金的限制下,倘若屋前有空地,多半拿來當作停車場,但只要有土地,就能和食物產生關連性。

「剛看到行動木屋堆疊組合狀態時,我馬上聯想到日本代謝派建築,基地有特定設計的裝置,可以放上去插栓固定,變幻不同的建築型態,機動性很強。台灣人喜歡圈地為王,蓋農舍製造碳的比例又很大,紅屋Villa農場讓大家可以融合食農住,拉近人與人、與自然的距離,回歸傳統台灣人講究的24節氣,不用花很多費用就可以達到自然住宅之目的,推荐給想體驗的朋友。」莊効澄設計師說道。

莊効澄設計師也提到,近年來自己馬不停蹄地從台灣出發到日本、泰國見學展覽和建築空間,與國際設計師對話,引發許多反思,深切感受到日本強大的軟實力和影響力。莊設計師有感而發,的確,每個人都要有自己的目標,但也不能太安逸,永遠抱持著「小確幸」心態生活。紅屋董事長謝東興進入耳順之年,仍抱持雄心壯志,步步推動與信念契合的生活美學,縱使過程中阻礙不少,靠著自己和家人、員工一一搬離台北大都會,在石岡鄉下進入行動木屋、Villa農場中生活,親自操作演練付諸實際的理想,並逐一修正,而獲得不少掌聲,精神相當可敬!

「現代社會好像一定要浮上檯面,變成家喻戶曉的名字才是成功,事實上,產業要一起推動!謝東興董事長舉莊子的『無為而治』我同意,聽從自然韻律,注重對人和環境的和諧,帶動產業每個環節,一起做就能實現更美好的未來!」莊効澄設計師總結。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氣之辯,以遊無窮者,彼且惡乎待哉!故曰: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

──《莊子‧內篇‧逍遙遊》

※延伸閱讀

順其自然的食住哲學,尋回真美感─FAMWOOD自然.紅屋

FAMWOOD紅屋|Villa農場

官網:Villa農場

Facebook:Famwood 紅屋

E-mail;service@famwood.com.tw

見學觀察家「澄璞設計」

電話:03-317-1256、03-325-4789

地址:桃園縣蘆竹鄉經國路900號5樓

官網:澄璞設計

Facebook:養生宅

設計專頁:澄璞設計‧莊効澄

【撰文:蔡舒湉/攝影:吳佳容】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Facebook